我真的   很叛,

明明,明天一大早要下台中辦活動,偏偏就要選在今日寫文,

應是憋了個太久的真實。

晚上和一個老朋友通了電話,其實大家都還是老樣子,

他一樣在痛苦中掙扎,我仍然跳來跳去沒個定性。

 

前陣子,依慣例買了Big Issue

每個月都儘量到不同的地方購買,

那晚公車坐到中山站,特地跑去和陳組長買。

陳組長是在代銷工作時,專門為我們案場發海報的組長,

因為他總是客客氣氣,也總是發的最勤奮的那一位,

因此我總是特別喜歡指定他為我們案場發報。

記得,當初在中山站遇見他時,我在旁邊觀察他觀察了很久,

三年了,他還是沒變,還是那位很努力的陳組長,

只是,手上拿的,已經不是那他發了一整天才能領一點點工錢的海報,

而是他每賣一本,就可以賺50元的Big Issue。

那晚,我走去和他打招呼,和他買了一本8月份的雜誌,

他已不認得我,也瘦了很多,但開心的笑著說賣雜誌好賺多了,

仍然客氣跟我說抱歉因為他忘了我,

我回說沒關係,他這麼努力,雜誌一定賣的很好,但請他多保重身體。

 

就這樣,我下次不知道會在那一個地點再購買Big Issue,

但,從他們手上接手的,除了雜誌外,還有屬於他們豐盛的人生故事,

是最棒的收穫。

 

當年,我們合作的派報公司總是會請遊民或老人院的老人來發海報,

因為職責,我總是需要對他們嚴厲,

想著他們常對我說:"不要告訴我老闆,不然,我就沒工作了。"

是的,我曾是那個讓他們丟工作的人,

看著他們,我常想的心酸又痛,

但我相信我當時絕對不是惡意的,

我也相信,他們現在都被安排在一個更棒的地方,

老天爺會一直不斷的祝福他們,namate!

 

在中山站,我會想起一位老朋友,

我們不算老朋友,只是認識了很久,失聯了很久,因為我的主動聯繫,

解了我自己和他的結後,我們見了一次面吃了飯後,又回到各自的生活,

但,他還是我心中的老友。

在我的人生中,他的存在很有趣,我對他真不是太認識,可能比我家的鄰居還不熟,

但,他,不論是什麼,總是吸引我,

在那次見面後的幾天,我曾傳了簡訊和他簡短述說他總是讓我很悸慟之類的話,

我遲未收到回應,因此被我歸類為我人生中第一次告白失敗。

但,在傳訊後的一個月,我才發現,他可能根本沒收到那封簡訊,

因為我的朋友們也常收不到我半夜傳的簡訊。

但,我也沒再補傳,

如果他注定不需要在那一刻知道,我覺得就有他的安排,

而我真的也沒刻意期待什麼,因此我也覺得我做了該做的了。

他仍舊吸引著我,他仍以這樣的方式存在著,

即使在他心中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,

但我也ok啊。關於為何吸引我,我不清楚原因更想不出頭緒,

也許上輩子他是我兒子!

 

同事那天問我,我有沒有夢想?

我認真想了很久回答:沒有!

我自己也驚訝我自己的回答,但,我還真的很滿足,

我幾乎沒什麼怕別人知道的事,(ok,我肚子的肉真的很多)

我曾經有的夢想當時也只是想要自己比人強,

但,這些好像都不怎麼重要了。

 

如果有夢想,

大概是每星期我都有大錢吃串燒肉喝清酒,我就大開心了吧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retta159 的頭像
loretta159

Love is space

loretta15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