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承認,

一開始要去印度的動機實在非常的狡滑。

因為YOGA,印度一直是我很渴望的地方。卻一直找不到好的理由或安全的方式踏入那一塊很未知的國家。

曾經發了一篇關於「國際志工」的文章,然而,其實我對於「做好事、做善事」沒有什麼太大的熱情,只覺得自己如果願意付出、給予,那就去做吧,說到付出愛心不致於,很感謝有這樣的公司、計劃、印度,這倒是真的。

所以,我出發了!

這裡的味道有一點酸酸的,說不上來是一種香料的味道、是草? 還是土壤? 還是人的味道? 這個酸並不惹人討厭,也很確定不是因為太熱而引起的酸味,此時的溫度非常的宜人,只會掠過皮膚的一點涼風,乾乾的濕度,重點是眼前這開闊的土地。

半夜一點,手拉著行李,走出機場,正式踏在印度這塊土地上時,我激起了第一次的熱淚盈匡,聽起來有那麼一些神經質,但我的確就是這麼的感動,感動這個我盼啊、望啊、曾經為了來印度和老闆搞的不愉快、曾經沒有旅費來印度而作罷,而今,我就站在印度的一塊小小角落。我大力呼吸著,努力感受著,好讓一切和我相遇的都走進我的細胞! 此時,身為印度生菜鳥的我,大概不會想到,接下來的一切,不需我花一點的力氣,就足夠使我內心大力擺盪!

巴士一開始是行駛在像是台灣高速公路上的快速道路,路上沒什麼車,車況倒是挺順暢。開始第一聲的喇叭聲比較輕巧,我大概只用眼睛稍微瞄一下窗外後便罷。再一次的喇叭聲又長又帶節奏,聽起來有些急,但車體本身卻又快速的進行著,沒有緊急煞車的跡像,這讓我禁不住的想側身看看窗外發生了什麼事,哦,原來我們只是要從一輛大卡車旁邊行駛過去,大家都把後照鏡收起來了,喇叭聲比較屬於告知性意義吧! 印象中,這接近40分鐘的路程,我常常忘了我究竟有沒有在呼吸,喇叭聲比引擎聲還來的頻繁熱絡,只要按個喇叭,駕駛依舊大膽快速的往只有30公分距離的大卡車旁飄過,逆向行駛更是家常便飯。我想印度駕駛人的耳力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,他能輕易的分辯出那一台車正在和他對話,而該不該閃一邊,可以依你今日的心情而定,不會因為你不讓路,有人拿鎖頭把你砸的頭破血流。交通的混亂(我該說這叫混亂嗎? 至少在我眼裡是的),在印度,無時無刻上演,此起彼落的喇叭聲,沒有任何人有異義,長長的聲響,除了打聲招呼外,有時也像是在陳述等待無奈的心情。

然而,

面對「人」的混亂,再次使我熱淚盈框又一次!

隔日一早,我們要從海德拉巴這個大城市搭火車前往接近村落的Vijayyawada,清晨六點,車站早已經滿滿的人朝,我們的目標是衝往搭車的月台,火車是印度很重要的交通工具,可想而知,所能見的,滿滿都是人。我很激動,因為這是第一次我要毫無防備的衝進這未知國度的真實世界,車站滿滿是站著的人,地上也坐著人,火車也都是人,此時領隊Kevin拿出中華民國國旗,大家跟著旗走就不會走丟,這時我又激動了,但是激動點很奇怪,「我們的國旗,在別的國家飄揚著呢!」。我無睱感受現場的混亂,直到上了火車,放定了行李,等待火車開始行駛的片刻,我看著車外的人來人往,有小販,有拉行李的紅衣大哥。火車用很慢又漸快的速度即將啟程了,看著那些明明早可以上車卻又要待在月台上聊天,現在又追著火車上車的印度人們,我笑了!

旅程中所累積的一切感覺及眼前的這個畫面,好像頓時打破了那在我心中用六根木棍架起的框,那個用了一輩子努力搭建的框,框住我的恐懼、框住我的有趣、框住我的劣根性、框住我的感動、框住我的愛、框住我的嫉妒,這些木棍架構出自我要求的完美、圓融、一成不變、和善、安全….,讓我討厭期待、突發、追不上、不規矩、自私,然而,這究竟是誰的邏輯? 誰說的,誰說一直按喇叭就叫做混亂,人家可覺得好的不得了;誰說到了搭車的月台就一定要上火車,在火車發動之前一切都能處之泰然與友人多一些交談的時間 誰說全家圍一圈在月台上吃起手抓午餐就是混亂落後,這是如此隨遇而安。

規矩!規矩!規矩! 我不知道用這一套生活了多少年,自以為的若我如何便能如何,最後一切都不如我想像,就如同這裡發生的一切都不如我想像。那就幽默點吧、輕鬆點吧,如果真的很想上這輛火車,那就使勁的跑吧,如果追不上,就聳個肩,回去再練練吧!

DSC01674.JPG

 

 6.Mar.2011 India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retta159 的頭像
loretta159

Love is space

loretta15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