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    身體緊的不得了!

雖然說去了鄉間三天,其實過程中還是緊張居多,緊張我還理不出個頭緒、緊張我還沒做好面對一切的準備、緊張...他不知道會怎麼對付我。

記得那天的早晨,在cobra pose之前,深深了親吻了大地。我就站在海岸邊,浪聲包圍著我,海浪撞擊石頭的水花時而拍打著我的身體。從腹部吸到胸腔打開,大地的力量支持著我,豔陽不斷的給我能量。在走向這片海之前,我的胃在翻滾,Q軟的法式麵包、手作的金棗茶、順口的蘿蔔糕,一口一口一口的將我的焦慮往下再往下壓,我的心凝固了,喉被鎖死了。一步一步的走向大海,好悲傷卻好臣服。雙手延伸出去是看不見的海岸盡頭,腳下踩著一顆顆大小不一的石頭,往前看是海天連成一線的景色,雲有些調皮的不知去那兒玩耍了,沒有出現。在這裡,我好快的進入了自己,好快的臣服於大自然,好快的得到支持的力量。在Balasana中,全世界那瞬間,好像只剩下了我和海浪聲,那浪聲一陣一陣的、又接踵而來的、又柔化於大地的,她告訴我,「彥伶,用臣服去找到慈悲、從中生出愛」。我吶喊了一會,張開口,任憑腹部、胸口發出聲音,掏吧掏吧盡量掏吧,任憑大地接受這一切、包納這一切,我哭了,心鬆了,任憑一切流動了。

觸摸  我觸摸了這天地兩個早晨。

之後的日子,我未再與我的身體親近過。

直致,昨日。

昨日的練習,一切都直指著我的身體有多麼的緊繃,心包了多少層的紗布。我感受不到他的身體,我只顧著我想有的情緒。我也感受不到我的需求是什麼,我只顧著我腦子想的目標。"不對,太緊繃了"、"不對,太僵硬了"、"不對,你沒有感覺我身體、肌肉、心的需求",你如是的一直糾正著我。「吼」,我想把一切都靜止了。

我告訴他,我沒辦法,這次Tai massage的練習我完全無法再繼續。

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自己會這麼沒辦法。

在他引導我的過程中,對你的感覺直衝的衝到我的心理。

我看見了原來我一直無視對於親近你的渴望,應該自然而然的,我會伸出手來握握你的手、應該很主動的,我會張開雙手來擁抱你的身體、應該是自然的移動身體和你慢慢靠近。只是,我太過於在意那份究竟對或錯的理論,太去在意想看清楚一切事情的理智。以致於,連直視你都有些困難。

今天,刻意的,到了悅禾做了一次按摩,很棒!

接下來,要練習觸膜,
我要打掉一道一道與你們之間的牆!

namaste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retta159 的頭像
loretta159

Love is space

loretta15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