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死了一次,這一次是他推動著我進入死亡。

他長的很好看,是我喜歡的好看,和他在一起相處很輕鬆,和他聊天很自在,我很自然的就做了我自己。

我認識他,還沒有超過24小時,但,我很喜歡他。

分開之後,我一直等著他的電話,他沒有我的電話,但我一直期待著他會透過朋友和我聯繫,我們在聊天的當時,感覺真的很棒,棒到我以為他會想和我進一步聯絡。但,事實上沒有,

他沒有再出現。

他的消失,像一根很長很長的針,深深的朝我的心刺進去,痛到我覺得那個痛是無底的深淵。我覺得我真是瘋了,因為我並沒有認識他很久,卻像是愛了他很久一般的執著。

那一個週五的夜晚,我仍期待著他的邀約,甚至還自己偷偷的把這一個晚上留給了他,但,一直到晚上八點我下班前,我仍然沒有等到他的電話。這一刻,我感覺有一雙手把我推進大海,撲通一聲,我摔了進去,瞬間,寂靜淹沒了我,我感覺到非常非常的寂寞,在週五的夜晚,沒有任何一個朋友想起我,我沒有任何聚會的邀約,已經好幾週都這樣,現在能讓我忙碌的,只剩下工作、以及那一些課程。

我不斷的不斷的往海底下沉!

這裡很黑暗,黑暗的像是回到五年前那個很想死的那一晚,沒有愛、沒有光、我只剩一個人。但,我覺得此刻,比五年前更糟,糟是我都知道宇宙的源頭會看顧我、我都知道大天使都陪伴著我、我都知道Reiki會帶領我一切,但此時,我完全的拒絕和他們聯結,因為我感受不到他們。

我告訴大天使:「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要祈請你,因為你一直給我答非所問的回答,你根本就不想幫我,我問你的問題你都回答的不情願。」

我也不相信那個高我的神性,我對他說:「我這麼努力的和你親近,和你聯結,這麼多年,但是,你究竟給了我什麼,你能做的就是讓我回到原點嗎? 這就是你的能耐嗎?

我真的覺得一切糟透了,當我自以為和高我的神性很接近時,世界仍如此崩壞,我並不知道我還能往那裡去追尋!

好像回到六年前,我買了一包煙,再加上一罐Beer,我往河濱的方向走去。喝著酒、抽著煙,我繼續的哭著,此時我已淚流整晚,聞了聞手指間的淡煙味,想起了過往所有抽著煙的男人,深深的愁更濃稠。

突然間,淚也流乾,蚊子叮的我開始不耐,我突然想起下班前下載了前一陣子Jiro光語工作坊的錄音,接下來的40分鐘,我讓光語持續的陪伴著我。突然間,好像沒有那麼激動了,我仍然在深深的海底,但,沒有再繼續下沉了,我放鬆的飄浮著。

天空閃了幾閃春雷,雨開始一滴一滴的落下,像是很肯定的告訴我:該回家了。

隔日一早醒來,沒來由的,淚還是不停的流,此時,我真正的感覺到,淚流的、心痛的,都是好古老好古老那幾世的傷,甚至是回到那最初的靈魂創傷之痛。很自然了,我翻開了手邊的【靈性煉金術】,這一段文字沒有經過大腦的直接走入我的心,我從來未將這段文字看的如此清晰:「那個你所相信的神,那個會為你規劃一切、會安排你該走的路,那樣的神是不存在的。你就是那個神……除了成為那個你一直渴求的神之外,你別無選擇。」這使我淚流滿面。

過去,雖然我總是祈禱,我總是相信有一股最高的能量,但我卻從來沒有真正的去信任,我就是那神的一部份,我將高我與自己分離的清清楚楚。

這天早晨,我並沒有因此而完全的豁然開朗,但,我更清楚自己的狀態,內在小孩需要我去療癒,一次又一次,每一個評斷他人的念頭,其實都是在看見自己無法接納自己的那一部份,我所看見的世界是我所創造的,我怎麼能不愛、不接納我所創造的世界呢?

此時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斷的活出自己,用聲音、用舞蹈、用存在,榮耀自身神性的那一個部份。一切是探索,也是合一,我需要更多更多的耐心等待、看顧,像是瑜珈有一些讓我覺得很矛盾的姿勢:在延展中唯持核心的力量,但卻要將肩膀及肋骨全然放鬆。就算這個姿勢我要做幾百次才會感覺到有一些改變,我還是要去做,不管我在什麼狀態,都是前進。

我想,這是我一輩子的課題,而我要更去接受這就是我來地球學習「愛」的方式,我在這無常的生死中不斷經驗,不斷的擴展、合一,散播愛。

還有,謝謝消失的他,他是過路菩薩,沒有他,我沒有機會經驗這次的死亡。

還有,為我擔憂、愛我的朋友,也別為我難過,因為雲霧已經慢慢散去,而我,因為愈來愈做我自己,而更喜悅、開心!

 

Namaste & Love

Manisha

 

loretta15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