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,如果要談起旅行我們都該用什麼樣的文字去述說才貼切?
主題旅行在這幾年很盛行,美食主義、古蹟巡禮、心靈解放,
但我不確定這樣的精密規劃是否都能不敗興而歸。

一個人的旅行,在不斷與自己對話的過程練習孤單;兩個人的旅行,只有你只有我的陪伴練習分享;團圓式的旅行,被動式的熱鬧隨時把心頂在一個high點。不管是如何,選擇了起頭後,接下來我們只得把一切交給這--旅程。

Thelma在顯性的部份我們都很熟悉,是生活中的妳我她,有顆被禁錮的靈魂,期待在兩天的旅行中得到解放對我而言是過於可悲的。期待美好的懈逅式玩樂、期待酒精融化血液後扭動雙臀舉起雙臂的激情放肆、期待無愛有性的邊緣空間挑逗幻想、期待河邊釣魚但無男人在身旁嘲笑謾罵新奇嘗試。是,我認為Thelma一開始並不難了解,甚至於對她之於這假期待都很好猜側,甚至在大螢幕前的我都很興奮的期待、並且相隨之神遊瘋狂。

Louise如我們印象中的女性主義者,他人的眼光都不在她眼裡,說出去的字彙也不在乎是否狠狠的揍了他人頂上生包。相較於在家中一絲不苟的個性,擺放完整的水杯、一塵不染的桌面,開始種下不可言喻的緊張,是的,我不懂她,我不懂Louise,不懂除了和男友吵架她有什麼不快的心情,沒有太多的描述,「忘了他吧我們乘風去,這兩天我們要做自己」,這是她很鮮明為這旅程下的定義,但隨後遇見哈倫的緊張,開始擾亂了我對瘋逛旅程的滿心期待。

一個Thelma、一個Louise,一件精行規劃的度假行程,好像在描述這幻花的世界中女人偷偷尋求不為人知的解放歡愉。我甚至原有些痛恨為何不忘了她殺了Harlan,因為我期待這快樂的旅程能繼續下去。

loretta15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